最喜欢的是龙洋

占tag侵删
群里人很少,皮还有很多很多!没有什么规矩!欢迎加入咯!

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我其实并不是没有写新的文,也不是没有东西发,而是车速太快,不让我发!石墨文档锁了我的文不能分享,老福特的链接总是翻车,我没有办法……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办


巍澜衍生【韩沉X何开心】续

【韩沉X何开心】
      何开心缓缓睁眼,入目是一片纯白。何开心想抬抬胳膊,却感觉手被人拉着。废力歪头一看,对上了韩沉惊喜的眸子。
      韩沉将何开心扶起来,给他倒了杯水,细心的喂何开心喝下,何开心虚弱的笑笑,说道:“怎么?我睡了多久?”韩沉温柔的抚了抚何开心的脸颊,说:“比我想象的短。也就一个月。”何开心苦笑了一下,说:“事情你也都了解了吧,也不用我再多说了?”韩沉点了点头,俯身抱住何开心单薄的身躯,声音颤抖:“我很早就知道了,我一直在装。本来,受伤的不该是你。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你一身是血的趴在那里,我有多心慌吗?我不想失去你。”
      何开心听到韩沉的话,身体开始发颤,声音因为激动有些变调:“你说什么?我……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的……我……”韩沉紧了紧手臂,说:“我爱你。何开心,我爱你。”韩沉轻柔的吻了吻何开心的发顶。
      何开心环抱住韩沉,脸埋在韩沉怀里,眼泪浸湿了韩沉的衣服。韩沉感到衣服一片湿润,安抚的拍着何开心的背,许久之后,韩沉温柔的声音在何开心耳边响起:“对不起,这句爱你来迟了。”
      何开心在韩沉的照料下,很快出了院。出院不就后,韩沉就向何开心求了婚,二人经历生死离别之后,如胶似漆。何开心带着韩沉说服了何父何母,二人很快飞往爱尔兰,在两方家长的祝福下结了婚。很久之后,何开心才知道韩沉一直以来的心路历程。
      韩沉知道自己的黑盾组要加入一个心理学家,但是他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人。他对何开心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何开心的笑如一抹阳光照在了他的心房。当时全警局都觉得他和苏眠天作之合,金童玉女,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们两个互相在演戏。他为了揪出苏眠背后的那个男人,而苏眠为了杀了他。
      何开心犹如一个变数打破了这一局面,韩沉觉得何开心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似乎没有任何烦恼,直到那天苏眠来找他,他余光里映出的全是何开心落寞的神情。那个表情如同一把刀子,插进他的心脏,让他感觉痛的无以复加。
      后来,他开始渐渐对何开心表示好意,何开心也没有拒绝,接受了。他在休息那天本来就打算给何开心做一顿饭,于是约了朋友,包了朋友的餐厅,丢下苏眠早早赶过去做饭。只是他没料到,何开心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到了他和苏眠,而且来的奇快无比。他做好所有的菜菜匆匆赶来陪何开心吃饭,何开心说好吃的时候,韩沉内心不知道有多开心。
      韩沉原本打算婚礼处理掉苏眠后,就跟何开心摊牌,可没想到何开心居然算计了他,替他赴险。他被吵闹声吵醒,匆匆赶到婚礼现场,就见何开心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韩沉当时觉得血液都要冻结了,拼尽全身力气跑到人身边,发现何开心还有呼吸时,韩沉感觉整个人犹如从地狱刚爬出来。赶忙打了救护车,对何开心进行了急救,医生说:“何开心醒与不醒一切都看自己。”韩沉看到了希望。
      韩沉本以为何开心要睡个一年半载,没想到才一个月就醒了。韩沉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在何开心醒来后显得越发清晰。韩沉只想将眼前的人揉进骨血,再也不分离。还好,一切都来得及;还好,何开心没有不要他。
      何开心和韩沉在不久之后,领养了一个在一场火灾中失去双亲的女孩,那孩子才一岁多,就没了父母。何开心和韩沉商量后,果断领养了她,并给她起名——韩芷。日子平淡而幸福,一生的时光那么短暂,喜欢的话就紧紧抓着吧,别放手啦!

巍澜衍生【韩沉X何开心】这是一个随便的产物,短文,看起来有点像故事梗概,先看吧。

【韩沉X何开心】
      风和日丽的一天,何开心再次踏上了相亲之路。已经想好解决办法的何开心,哼着歌下了车,手机摇晃着车钥匙正准备踏进约定的饭店,就看见门口一个男子拿着面包,端着咖啡正坐在一边温柔的抚摸着一只金毛,顺便给它喂点吃的。何开心多看了几眼,待看清那人的正脸后,心脏猛的一跳,何开心咽了咽口水,冲进了饭店,离开前他看见了那人被风吹起的大衣下的警服。
      何开心解决了相亲对象回到家中又想起了今天见到的那个男子。于是何开心动用一切人际关系进行调查,终于找到了男子。
      何开心看着手上的资料,舔唇笑了笑:“韩沉,黑盾组组长。”何开心指节轻轻敲了敲资料上的照片,将资料一合,下了个决心。
      何爸爸和何妈妈近期发现何开心开始了晚睡早起的生活,好奇很久,终于在何开心开开心心拿着警察证回来的那天得到了解答。何开心这段时间一直研究犯罪心理学,并且发表论文,学习考警察证的知识,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举通过,并且顺利通过了体检。何开心放好自己的警察证开开心心准备第二日去警局。
      第二天一大早,何开心叼着面包就开着车去了警局。何开心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幸运女神突然眷顾了,刚进来就被分进黑盾组的犯罪心理分析部门。何开心感觉自己周围都在冒花花,开开心心的去报了道。
      韩沉见分进来的是个年轻人,友好的和何开心打了招呼,带着他熟悉了各种事务,他没有看到何开心眼中那满心的欢喜在一点一点溢出来。何开心在进入黑盾组这些日子,韩沉对其满意的不行,二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这天何开心正在分析案子里的嫌疑人的作案动机,突然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沉沉,还在忙吗?我来看你啦!”随后周围的同事此起彼伏的起哄声,还有人喊“大嫂”。何开心从资料里抬起头,看了看女人,唇红齿白,前凸后翘,是个标准的美人。她提着保温桶放到韩沉的办公桌上,然后往办公桌上一撑,笑盈盈的看着韩沉。何开心注意到她的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款式和韩沉手上带的明显是一对。
      何开心平复了一下心情,将脸转向自己手中的文件,却控制不住的看向韩沉。韩沉一脸的宠溺,眼中溢出的温柔似是要将人溺死其中。何开心无奈笑笑,看着二人交握的双手,心里一阵刺痛。
      黑盾组刚完成一个大案子,于是全员放假三天。无所事事的何开心想着去看看自己成为警察前的工作室,便开车出发去到了目的地。很凑巧,他看见了在附近逛街的韩沉和他的未婚妻苏眠。何开心摇了摇头,刚打算避开二人,就见韩沉匆匆接了一通电话离开了。
      何开心本来也打算离开,却看到一个男人在韩沉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来到苏眠身边。苏眠小心的看了看周围,拉着男人离开了。何开心挑了挑眉,偷偷跟了上去。
      苏眠和男人进了一家偏僻的小店,何开心犹豫了一下,便跟了进去。小店虽然偏僻,但人也不少。何开心找了一个方便偷听的地方坐下,要了杯咖啡,边喝边听。
      苏眠拉着男人说:“你再等等我,我马上要和他举办婚礼了,到时候,婚礼变葬礼,再也不会有人挡你的路了。”
      男人也拉着苏眠说了许多情话,期间数次提到韩沉,何开心心下一紧,他知道他不能告诉韩沉,这样会打草惊蛇,他一直安安静静听到二人谈话结束,直到二人离开许久,何开心结了账,漫无边际的游荡在空荡的街上,他突然很想给韩沉打一通电话。
      何开心的电话还没打出去,韩沉就把电话打了进来。何开心稳定了一下情绪,接了起来:“喂,韩神,这大放假的也不让人休息?”何开心听到那边韩沉笑了一下,而后说道:“那可不是,就是问你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吃个饭。”何开心应了声“好”,就开着车去到了韩沉说的地方。
      何开心坐在店里等了很久,面前的菜一道一道都上齐了,就是不见韩沉来。何开心撑着头看着面前的菜品,无聊的戳着面前的盘子。菜上齐没一会儿,韩沉才匆匆赶来。
      何开心没好气的说道:“请别人吃饭,还有自己迟到这么久的?”韩沉展颜一笑,回道:“这不是有点事耽搁了一下,你就谅解一下吧。来来来,尝尝这些菜。”何开心挑了挑眉,用叉子叉了一小块喂到嘴里,细细咀嚼了一下,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好好吃!真不错。”
      何开心开始埋头苦吃,韩沉眼神温柔的看着何开心吃东西,还顺带给何开心换菜,然后自己随便扒拉两口。何开心心满意足得吃饱后,给韩沉竖了个大拇指:“我还真没想到,这家店做的饭这么好吃。哦,对了,你什么时候……结婚?”何开心害怕看到韩沉提到结婚时,幸福的神情,默默把视线移向别处。韩沉静静盯着何开心的侧脸,没有丝毫的兴奋,回道:“下个月,十四号。”何开心点了点头,笑了一下,声音略带苦涩:“那,祝你幸福。今天这顿饭算我欠你的,婚礼的彩礼我一定给你补齐喽。”说罢,便起身告辞,离开了饭店。
      在婚礼前一周,何开心因不舒服,正在厕所里扒着马桶窝着,就听见厕所门被反锁的声音,紧接着,就是韩沉的声音:“喂,是我。都准备好了,现在问题是我亲自去结这个婚,还是找个替身?嗯,我也觉得,替身万一被炸死了呢?我?我不能让人冒这个险,我……我自己来吧,要是我死了,你替我照顾好我的一切。嗯,对,还有他。好,那就我来吧,拜拜。”何开心偷听完,在厕所里呆了许久,才慢慢悠悠的从厕所里出来,回到办公室。
      何开心在这段时间查出和苏眠有联系的那个男人,是一个组织的头目,警方一直在寻找他们的下落。警方有不少人才叫就折损在他们手中,何开心明白,下一个就是韩沉。何开心心生一计,他决定这个危险他替韩沉来抗。他听见,韩沉还有放不下的人,而他这边有哥哥,自己死了也没事。这样决定的何开心,搞到了一些迷药,等到了韩沉婚礼的那天。
      何开心端着两杯酒进了韩沉在的屋子,笑眯眯的说:“你看,你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只能亲自来找你喝一杯。我一会还有事情,所以……不能呆太久。”韩沉对着何开心笑了笑,想也没想就接过酒喝了下去,刚喝下去还没说几句话,就感觉身体越来越重,头也越来越重,眼皮子也开始打架,随后就失去意识,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
      何开心接住韩沉,将韩沉放上床,自己和韩沉换了衣服,找了一个假面面具遮住脸。低垂眼眸深深的看了韩沉一眼,小心翼翼在韩沉唇上吻了一下,便整理了身上的新郎服,给韩沉盖好被子,锁好房门,走了出去。
      苏眠知道韩沉结婚要带个面具,所以并没有发现人已经不是韩沉了,沉浸在喜悦中的苏眠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人,心里越来越激动。苏眠拉着何开心走到炸弹所在的地方,然后准备找借口离开之时,却猛的被人搂住。何开心紧紧抱着苏眠,他听到了炸弹倒计时的声音,何开心突然大喊一声:“诶,着火了!大家快跑!”就见人群慌慌乱乱做鸟兽状散的一干二净。
      何开心附在苏眠耳畔,柔声道:“我知道,你想活着。我也想活着,但是,你要伤害的是我爱的人,所以,对不起,我们两一个都不会走掉。哈哈哈,对了,你那个情人是不是已经落网了呢?你以为……只有你会算计是吗?”何开心感受到怀里的苏眠身体渐渐发软,想也没想拆下自己领带将苏眠捆在一边的杆子上,自己则向门口跑去。还没跑几步,炸弹便炸开了,何开心听到苏眠无助的哭喊声被淹没在爆炸声里,而自己被爆炸的冲击的热浪打翻在地,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似乎听到了韩沉的声音。

【巍澜衍生 何开心X韩沉】终章

【何开心X韩沉】
✨终章✨
      韩沉在失去何开心后,没有沉浸在悲伤里太久,他现在是刑警队队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三年过去,刑警队在韩沉的带领下,已经是警局一大热门,很多毕业生都想进刑警队实习。韩沉在任务不繁重的时候就会去看何来德,何来德在开心消失的同一年,就申请退休了,韩沉这样一来二去,何来德也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待了。
      这天韩沉正在家里握着胸口的项链睡觉,手机就响了。韩沉揉了揉眼睛,接起电话:“喂,这里韩沉。有事吗?”电话那头是刑警队刚进来的一个小男生,韩沉非常关心他,因为这个男生和开心一样,特别爱笑。小男生说:“韩队,咋们队里来了一个心理学家,人现在在你办公室呢。”韩沉眉头一皱,赶忙起身穿衣服飙车到了警局。
      进了科室,就看见自己的队员全部都在,一个个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前面打电话小男生指了指办公室,没敢说话。韩沉脸色更加阴沉,走过去一脚踹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看见那人坐着他的转椅,背对着他,怒道:“你什么人!这么嚣张,你也不问问我韩沉的脾气!谁准许你进我办公室的?!”韩沉怒气冲冲,吓得外部的队员一个个不敢出声,连呼吸声都小了一倍,所以办公室里的动静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他们听见那个大摇大摆闯进来的心理学家轻轻一笑,然后张口对他们的韩队说:“怎么?几年不见,都不认得我了?”而后韩沉“砰”的一声关上了办公室门。办公室里,韩沉死死盯着面前的人,盯着那张他梦里时常梦见的脸,激动的浑身颤抖。椅子上的人冲他一笑,站起身,对着他敬了一礼,朗声道:“警员何开心,担任刑警队心理分析一职,今日前来报道。”然后没等韩沉说话,绕过桌子,走到韩沉面前一把抱住他,在韩沉耳边轻声说道:“刚才那是警员何开心对刑警队长韩沉说的话,现在是韩沉的爱人何开心对何开心的爱人韩沉说的话,我回来了,沉沉。”
      韩沉听到“我回来了”四个字,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他紧紧回抱住身前的人,感受着何开心温热的体温不断传来,冰冷了三年的心一点点回温,韩沉松开何开心,偏头吻上何开心的唇。这一吻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变到后面疯狂夺舍何开心嘴里的空气。一吻结束,两人喘着粗气,相视一笑。
     韩沉向众人郑重介绍了何开心,并且带着何开心一起去见了何父。何来德见到何开心后老泪纵横,韩沉和何开心当晚就住在了何父家,陪何父吃了晚饭后,何开心和韩沉便一起回房睡觉了。这天,没有人问何开心消失的这三年做了什么,怎么会逃出来。
      何开心睡在韩沉身边,握着韩沉的手,两枚戒指在二人交握的手上,闪着温暖的光芒。何开心三年来,总算是安稳的睡了个好觉。
      何开心后来告诉韩沉,他三年过得一点都不好。何开心当时上了卢嘉的飞机安了炸弹,就匆匆跑了出来。没想到被冯老板的人发现,被击打受了重伤。所幸被一对老夫妻所救,这才有命活下来。只可惜,因为击打严重,头部受到创伤,不仅失忆,还时常昏迷。两个老夫妻是世界有名的医生,努力救治了他,三年才在痛苦中解脱出来。解脱出来后,他就谢过了夫妻两,赶回了国,回到了韩沉身边。韩沉听完后,抱了抱何开心,没有多言。
       何开心到韩沉身边不久后,就求了婚。二人很快去到国外结了婚。何开心和韩沉时常陪伴着何父,终于算是幸福圆满。

【巍澜衍生 何开心X韩沉】第六章,重传,后续有肉,可私我

【何开心X韩沉】
✨6⃣✨
      何开心拄着头想了整整一个上午,起身回房间找到韩沉搜集到的证据。抱着证据换了一套不显眼的衣服,悄咪咪的溜回了警局。何开心将证据交给了自己的父亲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警局,回到家中。
       他知道韩沉出差的地方,于是定了机票以最快的速度飞到了韩沉身边。卢嘉看到他来,很惊讶,何开心笑嘻嘻的告诉卢嘉:“我爱的人在这里,我总不能跟他分开这么久吧。”卢嘉无奈的笑了笑,便让何开心留了下来。
       何开心明白,这是他和韩沉在一起的最后一周,只要回国,一切,都将结束。他冒险将证据送入警局,并告诉警局卢嘉的行踪,警局已经开始部署回国抓捕,而他要做的,就是在卢嘉回国的前一天,将韩沉送回去,自己留下,否则,将会打草惊蛇,害死韩沉。
       何开心冷着脸穿过长长的走廊,站到韩沉的门前,理了理衣服,整了整头发,脸上堆起一个笑容,敲了敲门。韩沉开门时,还揉着眼睛,身上穿着浴袍,胸前白嫩的皮肤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印在何开心眼中。许是睡得有些久,韩沉的头发微微乱翘,两条长腿在何开心眼前晃来晃去。何开心看着韩沉的这副模样,心里痒痒的想把人一口吃掉。
       韩沉看着门口出现的人,觉得自己肯定是没睡醒。何开心远在天边,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门口。他狠狠揉了揉眼睛,发现何开心犹如一匹饿狼,正直勾勾的盯着他,意识到不是梦的韩沉,一把将何开心拽进门,将门一把甩上,满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人。何开心捧着韩沉的脸,轻轻捏了捏,欢快地说道:“Surprise!”韩沉愣了愣,将人一把抱起,丢到床上,俯身压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韩沉头低着何开心的头,轻声发问。
      “怎么?我不能来?我来,当然是想你啊,一秒不见,如隔三秋啊!”何开心挑了挑眉,一个翻身将韩沉压在床上。而后手指勾开韩沉系在腰间的带子,将浴袍轻轻往两边一扒,韩沉的好身材一览无余。何开心手摸着韩沉的腹肌,低头附在韩沉耳边说到:“宝贝儿,你不觉得,现在适合干点什么吗?”
       韩沉握住何开心乱摸的手,说:“确实该做些什么,难得你这么主动。”何开心拽着韩沉小裤裤的边儿,用撒娇的语气说:“让我在上边嘛~你看我都为你跑这么远了,你总不能一点奖励都不给吧。”韩沉皱了皱眉,似是下了很大决心,点了点头。
(后续:https://shimo.im/docs/p7FGHwsuEKgX7HRB/     评论里也有)

【巍澜衍生 何开心X韩沉】第七章

【何开心X韩沉】
✨7⃣✨
       韩沉醒来,就见何开心闭着眼靠在床头,握着他的手轻轻摩挲着。韩沉动了动,发现除了腰部有些酸痛,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不适。何开心睁开眼睛看着韩沉,冲韩沉笑笑,问到:“哪里不舒服吗?”韩沉指了指腰,何开心便坐起来,耐心的给韩沉揉腰。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韩沉已经完成了卢嘉的任务,明天就是他们启程反回的日子。韩沉这几天觉得何开心特别奇怪,虽然别人看起来他和以前一样,可他做警察的直觉觉得何开心在密谋着什么事。
      下午卢嘉放了所有人的假,韩沉本来打算带着何开心去玩,可何开心以累为由,不愿出门。一起跟来的人们全都出去玩了,只有韩沉和何开心还在宾馆。何开心坐在韩沉身旁,抬手看了看时间,转头将韩沉的脸转过来,两人对视之时,韩沉双眼渐渐失神,不一会就晕了过去。何开心抱着韩沉打了一通电话,不一会就进来几个人将韩沉以及韩沉的行李带走了。何开心留下了韩沉的电话卡,插到自己的手机中,等待卢嘉的指示。
      第二天一早,何开心被电话铃声吵醒,卢嘉说他们运货先走,让韩沉跟着后一批货回来。何开心学着韩沉的声音应了下来。随后便从自己的行李中拿出手枪和子弹藏在自己的衣服中离开了宾馆。
      韩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家了,行李都归了原位。韩沉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手机没有电话卡,韩沉愣了愣,正准备起身找另一部手机,就听见自己身旁的手机铃声。韩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局长,是我。”
      何来德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是何开心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短信:“爸爸,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当时没有救母亲,我懂那种无能为力。韩沉是我最爱的人,我希望你可以把他当你的儿子一样来看。他很出色,请你们保护好他,卢嘉,绝对不会活着回来的,相信我。”听见韩沉的声音,何来德强压内心的悲伤,说:“韩沉啊,你这次卧底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所以上级决定任你为刑警队队长,以后继续努力,现在立马回来归队。”韩沉略带疑惑,应了声后,起身到了警局。
      何来德看着旁边来自跟随卢嘉的警员的线报,红了眼眶。线报上说,何开心跟随卢嘉上了一架飞机,而后飞机刚起飞不久,飞到到海上时发生了爆炸,只找到了飞机上的黑匣子,并没有找到人。何来德伸手摸上办公桌上何开心搂着他笑的很甜的照片,丧子之痛,使他感到身心俱疲。正在这时,韩沉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在来的路上,韩沉把一切都想清楚了,何开心那几天奇怪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平安回来,他替他去死。他其实察觉到自己的身份被撞破了,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韩沉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何来德一下子仿佛老了很多,他就知道,何开心怕是死了。
      韩沉走到何来德的桌前,站定“局长,警员韩沉前来报道。”何来德抬头看着韩沉,将线报递给韩沉,然后从办公桌下搬出一个大箱子,一看就知道是礼物,上面还写着“打开有惊喜哦!”韩沉楞楞的盯着箱子,问到:“这是?”何来德叹了口气,说:“这是何开心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你自己拆开看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吧,何开心让我告诉你,生日快乐。”韩沉红着眼眶冲何来德敬了一礼,抱着东西回到办公室。
       韩沉看完线报,心就凉了一半,而后哭着拆开礼盒,里面放着大大小小一共26个礼盒。韩沉按照礼盒上数字的顺序一一拆开,从奶嘴一直拆到最后的情侣戒指,韩沉泣不成声。韩沉拿出情侣戒指,将刻有“开心”的那枚带到自己手上,而后从前边的礼物中取出一条项链,拆下上面的挂的小手枪,将刻有自己名字的那枚挂上去,戴在脖子上。
       韩沉看着一桌子的礼物,轻轻摩挲着手上的戒指。当他把东西往里装时,突然掉下一封信,韩沉立刻捡了起来,封面上什么都没有,里面却是厚厚的一叠。韩沉慢慢读了起来,发现每一张纸对应着一个礼物,上面写着何开心送这个礼物的原因。当他读完第26封后,发现还有第27封。
       韩沉平静了一会,打开第27封,上面字迹有些潦乱,看得出写的人当时比较着急。上面写着:韩沉,你看见这封信时,我肯定已经不能在你身边陪你了。我或许去了天堂,或许下了地狱。你不要太难过,这些礼物,我想亲手送给你,那枚戒指也想亲手给你戴,可我知道,我写着封信的时候,就已经不可能了。首先,在这里祝你生日快乐,然后呢,就是我要告诉你我爱你,最后就是,对不起。再见了,韩沉,希望你可以替我好好照顾我的父亲,还有啊,不要封闭自己的内心,遇到下一个闯进你心里的人,好好爱他或者是她。署名:你的何开心。
       韩沉看着信件,擦掉眼泪,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收起放好,调整心态,面对工作。

【巍澜 前世篇】终章

【前世篇】
❤️终章❤️
       赵云澜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沈巍陪伴着他,且做了他的夫人。赵云澜满意的笑着,慢慢醒了过来。赵云澜揉了揉眼睛,正欲张口叫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喊谁。他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美梦,梦中如何,却记不起了。口中淡淡的血腥味,引的赵云澜胃部阵阵不适,他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可能是半夜吐了血,口中留下了些许血腥味吧。
       赵云澜起身,换上宫中送来的丧服,去到了宫中奔丧。皇帝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母亲在生他时就去了,一直由皇上亲自抚养。不过这孩子才刚刚三岁,不能担当大任。所以皇帝的遗诏中封赵云澜为摄政王,抚养新帝,且辅佐新帝,直至新帝可以独当一面,并赐了赵云澜一块免死金牌,保其日后性命无忧。赵云澜跪下领旨,自此,赵云澜开启了他的时代。
       新帝一天一天长大,赵云澜当爹又当妈,虽然来求亲的女子数不胜数,但赵云澜似是看破红尘一般,除了每天照料小皇帝就是处理国事。小皇帝发现赵云澜每个月都会有几天回来的很晚,每次回来都会发呆半天,于是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跟踪了赵云澜。
       赵云澜一路走到一个有些破败的府门前,门前挂着牌匾,上面写着:特调院。赵云澜在门前站了一会后,推门走了进去。府里看起来并不像外面那么破旧,感觉其实隐隐的透露着富态。小皇帝跟着赵云澜的步子,走到一个房中,房中摆着很多书籍和卷宗,还有一个桌子上摆着整齐的笔墨纸砚,只见赵云澜在书架处摸了摸,“咔哒”一声,一个暗格出现在书架中央。赵云澜深呼吸了一下,轻轻将它打开,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赵云澜站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后,便将一切复原,转身离开了。
       小皇帝抄了近路,回到宫中,细细想着赵云澜刚才的模样,他总觉得赵云澜似乎是在找着什么,却因为找不到亦或者记不起而有些苦恼。小皇帝第二日起来,在朝堂上看见站在百官最前的赵云澜,张口道:“赵……咳,摄政王,我……朕觉得你该找个人陪你走完这一生了,你说是不是?”
       赵云澜低垂这眉眼,冲他行了一礼,说:“臣愿一生贡献给国家和皇上,臣不需要人陪。谢皇上美意。”小皇帝撅了噘嘴,兴致缺缺的听着大臣们上奏的事。
       时间飞逝,小皇帝已经长大,赵云澜也老了下去,虽然老了,但赵云澜面容白净,让人有些看不太出他的真实年龄。
        赵云澜去世是在一个冬夜,小皇帝跪在赵云澜的床边哭的泣不成声,最疼他的人走了,他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就在赵云澜咽气的一瞬,紧闭的窗户被一阵大风吹开,将外面飞扬的雪花吹进了房内。小皇帝见一个黑袍人走到赵云澜床边,单膝跪下,他摸了摸赵云澜的面颊后,站起身,手轻轻抚上他的头顶,说:“小皇帝,赵云澜让我给你说,这是你最后一次哭鼻子,以后你要做到顶天立地,就像当初答应他的那样。”小皇帝哭着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黑袍人,却鬼使神差的问道:“你要带他走了吗?”黑袍人轻轻点了点头,消失在黑夜中。屋外,雪停了,风也停了,一切被雪压盖,静谧无声。
      赵云澜的魂魄是沈巍和他在一起那几年的模样,沈巍看着旁边的魂魄,心想:都说人死后灵魂会变成一生最幸福的时候的模样,原来他觉得和自己在一起的那几年,是他最幸福的时候啊。赵云澜看着身旁的人,笑了,声音带着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传进沈巍耳中:“沈巍,我全都记起来了,死前那一刻,我全想起来了。你改了我的记忆,是怕,我死,对吗?”沈巍猛的转头,褪去自己的黑袍,说:“你怎么可能记起!”
       赵云澜心里委屈的不行,因为是魂魄却留不出眼泪,只是声音颤抖:“你可知,我梦里总是能梦见你!我彻底觉得不对,是小皇帝告诉我说,我梦里在喊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名字叫沈巍。于是我找了你一生,我总觉得,你……会出现,果然,你出现了,但是我却死了。”说到最后,赵云澜的声音已经很轻了,但沈巍还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沈巍不敢靠赵云澜太近,他身上带的幽冥寒气会伤到赵云澜的魂魄。沈巍无措的站在那,却见赵云澜冲他明媚一笑,说到:“都说人死后可以向带走他的鬼差求一份愿望,不知沈先生可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沈巍也冲赵云澜一笑,说:“你说,只要不是还阳,我都能答应。”赵云澜微叹一口气,说:“你陪我看一次雪吧 。”沈巍点了点头,念了咒语将赵云澜的魂魄护在一个护盾中,带他到了人界。他用自己的黑袍护着赵云澜的魂魄,二人站在山顶之上,沈巍张开手像是抛了一个东西在天上,天空中便飞舞下片片雪花,赵云澜伸手看着漫天的雪花,转头对着沈巍说:“好想变成雪啊。”
       沈巍微微皱眉,问到:“为何?”
       赵云澜接住一片雪花,盯着看了看,说:“那样我就可以落在你的肩上,脸上,唇上,而不是像这样,无法接近你。”
       沈巍苦笑一下,说:“我们要回去了。”赵云澜点了点头,乖巧的跟在身后,看着沈巍发上的雪花,说到:“这一世,也算是和你共白头了。”沈巍猛的顿住脚步,回头看着赵云澜,坚定的说:“下一世,我一定去寻你,这一次我不想放开了。”赵云澜端着孟婆汤,看着汤中自己的倒影,说:“好,我等你。”说罢,便仰头将汤一饮而尽,而后将碗递给面前的的孟婆,转头走上奈何桥,投胎去了,在这期间他没有看沈巍一眼,这次是真的不记得他了。
       赵云澜进入轮回不久,一位鬼差便急匆匆跑来,恭恭敬敬的对沈巍行了一礼,说:“大人,您说的魂魄已进入轮回。这次将降生于龙城,父亲赵心慈,母亲沈溪。”沈巍抬手示意鬼差退下,然后便回到了人界,等待再次的相遇。

【裴文德X夜尊】终章

【裴文德X夜尊】
❣️终章❣️
       这天,裴文德见到了夜尊的哥哥,夜尊的哥哥和夜尊长得一模一样,却是一身黑,比夜尊看起来更成熟稳重一些。夜尊的哥哥是专程来找裴文德的,他有些事要跟裴文德这个缉妖司统领说清楚。
       二人到酒楼的包间,裴文德看着面前面目沉静的男子,却不由的有些心慌。二人静静坐了一会,就听得夜尊的哥哥张口道:“你好,我叫沈巍。是夜……沈夜的哥哥。”裴文德看着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寒气的人,回到:“你好,我是裴文德。不知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沈巍皱了皱眉,张口问道:“我听说你母亲是被妖所杀,所以你才进入缉妖司的,对吧?”裴文德被人提到痛处,不自觉的有些生气,说到:“这和你要给我说的事有关?”沈巍挑了挑眉,说到:“有关。若我告诉你,我和我弟弟是双生鬼王,掌控着妖族,你母亲的死,罪魁祸首可能与我和我弟弟有关,你当如何?”
       裴文德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沈巍,然后便“刷”的一声便拔出剑,剑尖直指沈巍脖颈,沈巍伸手拨开裴文德的剑,说:“气的想要手刃了我,然后再去杀了我那个蠢弟弟,对吗?那我要是再告诉你,那只杀死你母亲的虎妖,本是我的坐骑,因为被人控制,失控杀了人。错应是在我。”裴文德找回了一丝丝理智,将剑收回,坐下,不耐烦的说:“你有什么话快说!”
       沈巍却话锋一转,说:“你这两天有看见沈夜吗?”这话一出口,裴文德先是愣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沈巍又接着问到:“你可知为何?”裴文德接着摇头。沈巍轻叹一口气,说到:“他对你施了术,让你这两日不会注意到他。他……知道了你母亲的死因,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敢来找你,我看不下去,才来的。”裴文德纠结在爱情和亲情之间,听见沈巍说:“你母亲的死,错归在我身上。是我没有看管好我的坐骑。要杀要剐随你,只是我那个蠢弟弟现在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我需要你劝阻他。”
      “危险?”裴文德听到后立刻抬头,沈巍点了点头,说到:“他现在正打算捏碎内丹,将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我不敢让他冒险,所以将他打晕绑了起来,我需要你帮我劝阻他,若是内丹碎了,他或许就要灰飞烟灭了。”裴文德有些犹豫,却听得沈巍轻笑一声,继续说:“你拼尽全力换血就回来的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吧。他要是再次醒来,我就真拦不住了。我们是双生,能力一样,我压不住他。”裴文德点了点头,跟着沈巍去了鬼王窟。
       刚进窟,就见一个小妖落在沈巍脚边,沈巍眉头一皱,抓起裴文德就闪到了夜尊面前。夜尊手中正握着自己的内丹,身体因剖丹而疼的发抖,见他收手要捏碎自己的内丹,裴文德立刻冲过去握住了夜尊的手。
       夜尊看着面前的来人,不由怔住,再看着裴文德身后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巍,内心了然。夜尊看着裴文德,抖这声音说到:“文……文德,我和哥哥对不起你,我……我捏碎这个内丹,我就是个普通人了,我……”
       “你闭嘴!”裴文德一声爆呵,打断了夜尊的话,裴文德捏住夜尊的下巴,将内丹塞了进去,夜尊被捏的生疼,眼角沁出了眼泪,裴文德非常生气盯着面前的夜尊,松开了捏着的手。夜尊被捏的下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而后变青。
       裴文德抓着夜尊的肩膀,说:“我不管你是人还是鬼王!你是我裴文德的人,我母亲的死,我也该放下了,那头虎妖我早已亲手斩杀,我确实该把仇恨放下了。”说着把人一把拉进自己怀中,紧紧抱住,说到:“我缉妖司首领,裴文德,只杀作恶的妖,你……又没有作恶,我不会伤害你。我爱你。”
       夜尊在裴文德怀中含着泪笑了出来,他环抱住裴文德,说到:“我也爱你。以后我帮你斩妖,若你不喜欢我是鬼王,那么我便捏碎内丹,做个普通人,伴着你。”裴文德摇了摇头,说:“不用,你就这样。”夜尊把头埋在裴文德肩上,哭了起来。
       沈巍虽然很不想打断他们,但是这妖气肆意,可能对他这未来的弟媳有影响。于是他上前将二人拍了拍,送出了鬼王窟,顺便把一个小破包扔到了二人脚边,夜尊看着脚边的小破包,噘着嘴,捡起来拍了拍土,冲着鬼王窟门口说了句:“呸,臭哥哥。”然后,夜尊就觉得手上一轻,手被一只温暖的手牵起,牵的那么紧,那么牢。夜尊和裴文德手牵着手离开了鬼王窟,回到了京城。
       ·几年后·
       裴文德看着院中大着肚子靠在太妃椅上晒太阳的夜尊,不由的笑了笑。夜尊几个月前告诉他说自己怀孕了,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幻听了,男人也可以怀孕?!当他听到夜尊的解释后,算是明白了,他们鬼族体质特殊,有受孕和让男子怀孕的体质,所以他才怀上了个小东西,不过这小东西倒是安稳,夜尊在怀孕期间没有任何不适。
       又几个月过去,夜尊生下了小东西,裴文德一眼都没看小东西,就冲进屋子看刚生产完的夜尊。裴文德抓着夜尊的手,理了理夜尊凌乱的头发,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夜尊因为太累,不自觉的就睡着了。
       又几年过去,小东西长大了,裴文德给他起名叫“裴思夜”,这名字被夜尊吐槽了好久,每次吐槽完,第二日必定下不了床。小东西长得很可爱,可是裴文德和夜尊都不会带孩子,于是照顾孩子的重任便担在了沈巍身上。
       日子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去,裴思夜迎来了他的妹妹“沈思文”,这次变成了裴思夜和夜尊一起吐槽裴文德起的名字。裴文德对上远处一脸黑线抱着沈思文的沈巍的视线,微微一笑,然后宠溺的看着一边玩闹的一大一小,觉得一室静好,人生圆满。

【裴文德X夜尊】第九章

【裴文德X夜尊】
❣️9❣️
       夜尊一早醒来,浑身酸痛,腰就像是被八十斤的大锤子打过一样,睁眼看见身边的裴文德后,嘴角抽了抽,他猛的坐起来,却因为腰疼,又砸回了裴文德的怀抱。
       这一砸,就把裴文德砸醒了,裴文德刚睡醒一脸迷茫,看着夜尊呲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腰,愉悦的勾起了唇角。他伸手抚上夜尊的腰,找到合适的力度揉了起来,夜尊舒服的窝在裴文德怀里,慵懒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记起我的?”裴文德回到:“你打我那会,不过你昨晚喝太多,或许不记得了。”
       夜尊仔细回想了一会,发现确实有些断片,他记得他失魂落魄的从缉妖司出来了,去了他们妖族的寻欢作乐的场所,然后迷蒙间就看见裴文德来了,再然后,他就不记得了。裴文德将夜尊扶起来,将准备好的新衣递给他,然后自己穿好官服,站在一边等着夜尊。
       夜尊也不客气,穿好衣服后,就在床边坐着伸出手,示意裴文德扶他一把,裴文德也立刻反应过来,大步走到跟前,一手拦住夜尊的腰,一手握着夜尊伸出的手,走了出去。
       白青青已经布好饭菜,静静站在一边,用妖族传音术给夜尊解释,夜尊最后点了点头,算是原谅她了。白青青长舒一口气,庆幸夜尊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
       裴文德通过自己的人脉,将夜尊安排进了缉妖司。久而久之,裴文德发觉缉妖司越来越闲,妖怪们似乎以一种神奇的方式,不再出现。而且,每次出去做任务,之前的妖都是凶神恶煞,每每遇见,必有一次恶战,可自从夜尊进来后,每次任务,妖怪都特别乖巧,倒是非常省事。
       因为工作压力减轻,缉妖司的休假也越来越多。裴文德一休息,就带着夜尊出去逛着买东西,夜尊见什么都新奇,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裴文德带他去看烟花,虽然那东西转瞬即逝,但夜尊就是很喜欢。
       夜尊给裴文德说:“哥哥告诉我,人的生命很短暂,就像烟花一样,在一瞬间灿烂之后,归于尘土之中。我哥哥过一段时间就会离家出去,似是在找一个人,那是他心尖之人。我见过那人,对我各哥可好了,还奉上自己的真心。我也想有一人给我奉上真心,就像那人把真心奉给我哥哥一样。”
       裴文德看着身边的夜尊,一把把他搂在自己怀里,贴在夜尊耳边说:“我把我的真心奉给你,你可收好了。”夜尊被裴文德喷出的热气弄得耳边痒痒的,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边笑边说:“我一定把它好好藏起来,只有我能看到。”夜尊搂着夜尊的腰,笑的一脸幸福,夜尊看着远处炸开的烟花,心里甜的如同蜜里泡过一样。
       时光流逝,岁月静好,裴文德和夜尊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缓步前进。